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70年,由科普愛上科學 ——記新中國科普出版70年

來源:光明日報 | 顏實  2019年10月04日10:18

《十萬個為什么》第一版 資料圖片

李四光、竺可楨等科學家為《十萬個為什么》撰寫的手稿。

編者按

新中國成立70年的歷史中,包含著一部國人的閱讀史。走過70年,中國圖書由“書荒”變“書海”,紙上鉛字記錄時代、引領時代、與時代互動前行。書籍中,還濃縮著一部思想文化發展史。我們繼承文學與藝術的傳統,也探索科學技術的可能。我們攀登思想的高峰,也為下一代的教育播種。走過70年,經典閱讀、主題閱讀、科普閱讀、少兒閱讀……種種圖書品類日益豐富、百花齊放,反映了國人的閱讀需求正走向豐滿多元。本期“光明悅讀”邀請兩位專家撰寫70年閱讀史上的兩個側面:科普讀物與期刊,以期回顧歷史,展望未來。

科普的歷史與科學技術同樣悠久,現代意義的科學最初啟蒙于歐洲文藝復興時期,至十七世紀后得到了極大的促進。科普的創作與出版伴隨著科學的躍進式發展而出現。伽利略、布豐、赫胥黎、法布爾、達爾文等一大批代表性作家的科普作品幾百年來膾炙人口,同時,印刷技術極大促進了科學技術的發展與傳播,對推動工業革命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科普出版歷來是科普事業的晴雨表,是國家科技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科普是科學技術與社會生活之間的一座橋梁,它在向讀者傳授知識,讓讀者愛上科學的同時,也使讀者受到科學思想、科學精神、科學態度和科學作風的熏陶。新中國成立70年來,老一輩科技工作者、科普作家以及廣大科普出版界同仁,用自己的辛勤汗水為億萬讀者奉上了一部部啟迪心靈和智慧的科普佳作,為科普事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一、科普工作作為一項基本國策

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召開,會議討論了具有臨時憲法作用的《共同綱領》。著名氣象學家、教育家竺可楨等幾位科學家率先提出把普及科學知識寫入《共同綱領》,明確了“努力發展自然科學,以服務于工業、農業和國防的建設。獎勵科學的發現和發明,普及科學知識”。將科普工作作為一項基本國策,體現了黨和國家對科學和科普工作的重視,揭開了新中國科普事業的新篇章。1949年11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分別設立了中國科學院和文化部科學普及局(簡稱科普局)。廣泛動員自然科學家、工程師、農業工作者、醫務工作者、教師以及青年學生等一起動手,把科普工作做成群眾性工作,科普局出版了《科學普及通訊》等刊物,內容涵蓋科普工作的方方面面,成為當時大眾了解科普工作的主要渠道,借以推動全國科普運動的不斷開展。

1950年8月,“中華全國科學技術普及協會”正式成立,隨即編輯出版大量科普讀物、印發科學講座的講演稿、科普掛圖等。該協會的另一項重要工作是推動翻譯了大量蘇聯的科普圖書,比較著名的有商務印書館的“蘇聯大眾科學叢書”,中國青年出版社的“蘇聯青年科學叢書”,科學出版社的《科學譯叢》以及高等教育出版社選譯的“蘇聯大百科全書”系列等。我國也原創了不少優秀的科普作品,高士其、賈祖璋、董純才、顧均正等一批名家親自參與科普圖書創作。更有許多一流的大科學家寫科普,如梁希、李四光、竺可楨、茅以升、嚴濟慈、林巧稚、華羅庚、錢學森、錢三強……他們的作品引導一代又一代年輕人走向科學的前沿。

1956年7月,在各界倡導下,科學普及出版社正式成立,并針對群眾生產和生活需求,出版了大量科普書籍。例如,華中工學院的趙學田教授為解決當時大量新入職工人看不懂圖紙的問題,深入工廠一線了解需求,再用淺顯易懂的創作方式編寫了《機械工人速成看圖》一書,該書連續再版19次,到1980年,該書共發行1600萬冊,為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發揮了科普的巨大作用。

“大躍進”之風也曾刮進出版陣地,“出書如出報”“48小時出版一本書”等浮夸的口號被提出,盡管圖書出版的數量有所增加,但一些未經實踐檢驗和未經科學論證的所謂發明創造被當成科學加以編輯出版,一些圖書出版之日也是其消亡之時,如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土法冶煉經驗叢書”、科學普及出版社的“工農為躍進經驗交流叢書”等。

1961年后,科普出版也隨著國民經濟的好轉出現一定的復蘇,出版了一批質量較高的知識科普叢書,科普創作又出現了一個高潮期。代表性的作品有:文學家和出版家胡愈之倡導、竺可楨等著名科學家參與撰稿的“知識叢書”,數學家華羅庚等編撰、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數學小叢書”,科學家茅以升主編、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自然科學小叢書”,李四光等科學家撰寫的《科學家談21世紀》,伍律撰寫的《蛇島的秘密》,葉至善撰寫的《失蹤的哥哥》等。這些圖書都受到了廣大讀者包括青少年讀者的廣泛歡迎。

《十萬個為什么》叢書創造了中國科普出版史上的奇跡。《十萬個為什么》第一版于1961—1962年間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共8冊,分為物理、化學、天文氣象、農業、生理衛生、地質礦物、動物、數學,共收錄1484個“為什么”,總計105萬字。第二版于1964—1965年間由上海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在第一版基礎上進行增改,學科分類更加合理,按學科門類分為14冊,每冊大約150~200個“為什么”,總計2480個問題。《十萬個為什么》一出版就受到了社會上的廣泛歡迎,僅至1964年4月,就已出版發行584萬冊(73萬套),影響了我國一代青少年科學觀的形成,激發了他們對科學的熱愛之情,成為新中國少兒科普出版史上的佳話。

二、科普出版迎來春天

1978年3月18日,全國科學大會召開,鄧小平同志在大會上提出了科學技術是生產力、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四個現代化的關鍵是科學技術的現代化等重要論斷。在科學的春天里,廣大科技工作者的積極性、創造性得到充分釋放,推動科普出版工作取得顯著成效。1978年4月,國務院批準全國科協正式恢復,為科普工作的開展奠定了有力的組織保障。

1978年,中國科協在上海召開全國科普創作座談會,華羅庚、茅以升、高士其等一批著名科學家參加座談會,并發起成立中國科普創作協會。從1979年起,中國科普創作協會(后更名中國科普作家協會)等一批科普團體先后建立,并積極開展各自領域的科普工作。各級科協、學會和廣大科技工作者積極開展科普創作,據粗略統計,從1979年至1988年,全國大約出版了兩萬多種科普圖書。

1980年10月“中國科普創作研究所”(后更名中國科普研究所,簡稱“科普所”)建立,著名科普作家高士其任名譽所長,系統深入地總結了我國科普創作的實踐經驗。1982年4月,科普所在北戴河召開了“科普創作研究計劃會議”,會上決定編選一套“科普佳作選叢書”,于1993年先后完成,叢書共計10本。

上世紀90年代前后,受各種社會思潮的影響,科普創作和出版在興旺了10年之后受到了冷遇,科普陣地日漸萎縮,幾乎成了被遺忘的角落。其間,偽科學也借此抬頭, 一些打著科學的旗號宣揚各種超自然、超物質的神秘力量的如占星術、靈學等偽科學的出版物不斷多了起來,這些迷信和偽科學的泛濫造成了國家資源的浪費,在廣大公眾中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針對社會上愚昧迷信之風蔓延的社會現象,1994年12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加強科學技術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黨中央和國務院共同發布的第一個全面論述科普工作的綱領性文件,是新時期黨和政府推動科普事業發展的重要標志,具有里程碑的重要意義。1995年6月20日,中國科協邀請各有關方面座談,由中國科協促進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聯盟專門委員會主持,提出了“捍衛科學尊嚴、破除愚昧迷信、反對偽科學”的倡議。還先后組織翻譯了多位國外著名科學家合著的《科學與怪異》,主編了《破除迷信100問》等科普圖書,以科學道理解釋了世界上既沒有神也沒有鬼的事實,對各種裝神弄鬼的騙局給予揭穿,提高了讀者辨別科學與偽科學、迷信與自然現象的能力。

與此同時,國內一批出版社還先后從國外引進翻譯了一批傳播科學思想和理性精神的高水平科普出版物,如: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推出的“第一推動叢書”,是由當代世界一流科學家撰寫的科普佳作,被稱為“科學愛好者的精神家園”。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在多年充分調研國內外科普出版狀況的基礎上,針對廣大讀者對時代感強、感染力深的科普精品的渴求,精心策劃了“哲人石叢書”系列,成為影響深遠的大型科普品牌。

三、國民科學素質全面提高

2002年6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普及法》頒布,這是迄今為止世界上第一部科普法。2006年2月6日,國務院制定并實施《全民科學素質行動計劃綱要(2006-2010-2020年)》,提出了未來15年我國公民科學素質建設的方針目標、任務措施;明確了提高公民科學素質是國家的重大戰略任務;設定了中國公民科學素質建設的近期、中期和長遠三個階段的任務目標。這意味著,作為一項長期的任務,全民科學素質建設將惠及全國人民。

被稱為“跨世紀的科普出版工程”的“院士科普書系”,是由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和科學時報社共同策劃,清華大學出版社、暨南大學出版社聯合出版的一套大型科普叢書,有約176名兩院院士參與撰寫。書系的選題都是世界科學前沿及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熱點問題,如《21世紀的100個科學難題》《21世紀產業走向》《神奇的表面工程》《會飛的金屬——輕金屬》等。

為配合國家全民科學素質行動計劃,科學普及出版社在中國科協的大力支持下,從2006年啟動策劃了“全民科學素質行動計劃綱要書系”大型科普選題,引進國外優秀科普作品與開發優秀原創相結合,先后開發了數十套、近千種高質量科普圖書,為各級圖書館、農家書屋裝備一批優質科普資源。中國科普作家協會組織策劃了“中國當代科普精品書系”等重大選題項目,使我國的原創科普圖書出版水平得到很大提升。2015年的一項調查表明,我國每年約有二百余家出版社出版科普圖書,年均新書出版品種已超萬種,國家科技進步獎等一批重要獎勵中都包含科普類別。

2016年5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指出,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對新時代我國的科普工作給出了全新的定位和要求。面對瞬息萬變的國際環境,科普工作早已不限于一般科技知識的普及,而更多體現于國民科學素質的全面提高。沒有全民科學素質普遍提高,就難以建立起宏大的高素質創新大軍,難以實現科技成果快速轉化。

近年來,在國家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投入下,我國公民科學素質水平進入快速提升階段。中國科普研究所的歷次全國調查表明,我國具備科學素質的公民比例從2010年的3.27%提升到2015年的6.20%,2018年進一步提升至8.47%。面對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發展和廣大公眾對優質科普資源的巨大需求,傳統的科普模式已不能適應新時代的變化,科普出版需要更好地與國際對接,適應移動閱讀、網絡閱讀、有聲閱讀的發展規律,促進產業深度融合轉型。同時,還需要加強科普創作的理論研究與實踐探索,因為無論時代如何發展,“內容為王”始終是科普出版的第一要義。

(作者系中國科普研究所副所長、科普出版社原總編輯)

经典单双投注法